移动版

藏格控股21亿资金被占用账面仅剩4000万 实控人肖永明财务造假遭5年市场禁入

发布时间:2019-11-27 08:03    来源媒体:金融界

藏格控股(000408)(行情000408,诊股)(000408.SZ)财务造假、信披违规、控股股东占用资金等问题终于迎来大结局。

11月25日晚,藏格控股公告称,公司收到青海证监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对实控人肖永明给予警告处以90万元的罚款,并罚5年市场禁入。

藏格钾肥以89.39亿元借壳金谷源上市,上市后实控人肖永明一跃成为青海省首富。而上市后先是藏格投资通过占用藏格钾肥银行承兑汇票方式占用上市公司资金9.37亿元,如今又被曝出控股股东利用虚假贸易业务预付账款等占用藏格控股资金共计22.14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虽然控股股东藏格集团已将其持有的巨龙铜业37%股份折价以25.9亿元价格转让给公司冲抵占用资金,不过如今的上市公司业绩下滑,账面资金已所剩无几。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净利润为3.52亿元,同比下降53.26%,账面资金0.40亿元,而短期借款4.25亿元,偿债压力相当大。

涉嫌财务造假实控人遭罚市场禁入

今年涉嫌财务造假、占用资金等等问题被曝出后,实控人肖永明就已辞去董事长职务,等待着证监会的处罚。

公告的行政处罚告知书显示,青海证监局经查,藏格控股涉嫌虚増营业收入和营业利润,2017年7月至2018年12月期间,藏格控股通过开展虚假贸易业务的方式, 虚增营业收入和营业利润。2017 年虚增营业收入 1.32亿元,虚增利润总额1.28亿元,占合并利润表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8.89%,2018 年虚增营业收入4.68亿元,虚增利润总额4.77亿元,占合并利润表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29.90%。

同期虚增应收账款和预付账款,2017年7月至2018年12月期间,藏格控股通过开展虚假贸易业务的方式, 虚增应收账款和预付账款。2017 年虚增预付账款2.41亿元,占公司披露总资产的 3.11%和净资产的3.68%;2018年虚增应收账款471万元,占公司披露总资产的0.05%和净资产的0.06%,虚增预付账款2.81亿元,占公司披露总资产的2.99%和净资产的3.59%。

还未按规定披露其控股股东西藏藏格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藏格控股资金事项。2018年1月至2019年4月期间,藏格控股控股股东西藏藏格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利用虚假贸易业务预付账款、钾肥销售业务应收账款非经营性占用藏格控股资金共计22.14亿元。其中2018年1月至2019年4月归还占用资金5032.57万元。截至2019年6月30日占用资金余额为21.64亿元。

青海监管局拟决定对藏格控股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的罚款,对肖永明给予警告,并处以90万元的罚款,同时肖永明被罚禁入市场5年。

而为解决上述问题,此前公司控股股东藏格集团已将其持有的巨龙铜业37%股份折价以25.9亿元价格转让给公司,足以抵偿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的对上市公司相应数额的占用资金、资金占用费及由于贸易原因产生的损失。标的全部股权已完成全部过户手续及相关工商变更登记工作。

净利大部分被控股股东“搜刮”

金谷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藏格控股前身)原主营业务为日用陶瓷生产,2016年,藏格钾肥以89.39亿元借壳金谷源上市,上市后实控人肖永明身家飙升到265亿元,一跃成为青海省首富。

早在2016年~2017年4月,控股股东藏格投资(肖永明夫妇100%控股)通过占用藏格钾肥银行承兑汇票方式,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9.37亿元。上市公司、肖永明等被给予警示、并计入诚信档案的处罚。

而此次控股股东再次出现占用资金的情况,或能明白当时藏格钾肥放弃IPO急切想上市的原因了。

上述财务造假进行会计调整后,藏格钾肥2018年的归母净利润为8.68亿元,扣非归母净利润为8.4亿元,未完成2018年度业绩承诺,差异率为-48.37%。

10月30日,藏格控股发布了三季报,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1.60亿元,同比下滑36.7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52亿元,同比下降53.26%。公司称,会计差错更正是造成公司三季报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

借壳近四年来,藏格控股净利润合计34.2亿元,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藏格控股账上货币资金仅剩0.40亿元,而在2016年当时公示完成重组时货币资金高达17.33亿元,近四年公司应收账款并未有大的增长,也就是说公司四年赚的利润绝大部分都被控股股东“搜刮殆尽”。

10月10日,“胡润百富榜”显示肖永明家族145亿元的财富仍是青海首富,但相较于去年其财富缩水35亿元。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